• <noscript id="aacaa"><center id="aacaa"></center></noscript>
  • <table id="aacaa"><center id="aacaa"></center></table>
    |個人中心 | 退出 | 登錄 | 注冊 |
    未完成

    兩年隔離六次,騰訊總辦里的“局外人”如何反向學習

    2022-05-17 13:04 | 作者: 劉哲銘,李薇,鄧攀 來源:原創

    1cdb396c3c813c15ac5834dc49928fae

    在一家市場化的企業里,烏托邦式的組織既顯得有些不真實又有些難能可貴。

    文|《中國企業家》記者 劉哲銘

    編輯|李薇

    頭圖攝影|鄧攀

    很難再見到馬化騰現身一項業務的發布會。

    2019年4月,在青騰的開學演講中,這位騰訊公司董事會主席兼首席執行官謙虛表態:“騰訊在過去兩三年跟互聯網毫不相干的領域打交道,有了一些新的感悟,路徑也越來越清晰了。”他是來學習和交流,而非授課。

    臺下,座無虛席。這些和騰訊“毫不相干”的零售、醫療、工業、農業等“傳統”行業的學員們,占了一半席位,并且通過青騰與騰訊建立起絲縷聯系。這場演講的核心內容幾乎與騰訊為人熟知的“930變革”同頻共振——扎根消費互聯網,擁抱產業互聯網。

    2018年,20歲的騰訊開啟了一場反思大公司病的自我糾察,也在醞釀一場互聯網下半場的自我革新。當年9月30日,馬化騰對外宣布騰訊第三次大調整,管理層達成共識:要在to B業務上迎難而上。

    這種戰略方向的調整,再次投射到騰訊內部與其他企業交集最多的業務部門青騰身上。

    青騰是騰訊面向創業者的共創知識平臺。2015年,騰訊推出開放平臺戰略,提出“把半條命交給合作伙伴”,青騰創業營帶著與創業者們共享騰訊成功經驗的初衷成立。

    2017年,楊國安出任青騰教務長。在青騰成立后的4年時間里,其先后在內部輾轉歸屬于MIG(移動互聯網事業群)、OMG(網絡媒體事業群)和PCG(平臺與內容事業群)三個事業群;青騰的學員也來自各行各業,包括新瑞鵬董事長彭永鶴、米未傳媒創始人馬東、商湯科技聯合創始人楊帆等;學員的年齡跨度也不小,瑞爾齒科董事長兼CEO鄒其芳參加青騰時已經67歲,他笑稱自己在哪兒,都是年紀最大的學生。

    正是由于這樣的開放性,在騰訊,青騰是個獨特的存在:在主線敘事上,青騰從未脫離過騰訊設定的命題;另一個最直接的體現是,這個部門不設KPI,更沒有任何與營收、利潤相關的考核指標。

    “青騰不是一個以盈利為目標、以增長為驅動的業務。青騰最重要的定位是連接,將騰訊一些好的資源、技術、產品、實戰經驗等分享給一些外部企業家。楊國安在接受《中國企業家》專訪時表示,“第二種連接是讓騰訊內部不同的業務主管,更加了解企業家們的需求,連接騰訊的各個業務板塊,反向學習。特別是當我們現在擁抱產業互聯網時,我們面對的客戶已經不是C端消費者,而是B端行業。”

    這位“世界級的企業教練”是馬化騰和劉熾平三顧茅廬才請到騰訊總辦的。而要作為兼顧兩端的帶頭人,青騰教務長的職位或許也只有楊國安能勝任。

    5454590406e2edfbc60efafe9a80af22

    來源:被訪者

    楊國安的老師,全球公認的管理學大師尤里奇曾評價他:“我沒有見過第二個人像楊國安這樣,一半時間為騰訊做核心顧問,一半時間在給其他公司做顧問,并長達12年之久……他有強大的原則和價值觀,這使得他很好地扮演了這個角色。”

    這位信念感極強的老先生在過去兩年,因去國外交流回國隔離了六次,但他仍將一半的時間花在青騰上。他提出的要求純粹且宏大:延續騰訊大戰略,希望青騰能對中國產業、實體經濟作出貢獻。

    在一家市場化的企業里,這種烏托邦式的組織既顯得有些不真實,又有些難能可貴。

    不是銷售員

    “3Q”(360和QQ)大戰后,騰訊在種種質疑聲中開啟了開放的新轉折點。

    2011年,馬化騰稱要扶持合作伙伴再造一個騰訊,這對于騰訊投資來說無疑是個好消息。當年,騰訊宣布成立投資規模為50億元的產業共贏基金,后來追加至100億元。2015年青騰創業營成立時,騰訊投資業務步入快車道。

    人們開始在投資與創業營兩者之間建立種種聯系,有人質疑創業營是否只是投資的一種外延?

    據統計,兩年時間里,青騰創業營一二期共有10名學員創辦的公司獲得了騰訊投資,其中一期學員項目Keep、二期學員項目Teambition都是在加入青騰創業營后,拿到了騰訊的戰略投資。

    楊國安不回避,早期是有人帶著拿騰訊投資的目的來,“不過這并非青騰的目的”。如果面試階段,有創業者吐露出獲得騰訊投資是強需求,他會果斷回絕,“對不起,這不是我們要干的事情,也幫不上忙”,徹底打消創業者前來要投資、要資源的念頭。

    另一方面,楊國安認為,騰訊投資是非常專業的團隊,“他們掃描的企業已經很多了,我們也不需要青騰作為另外一個眼睛,來重復干這個活”。

    據青騰總經理王蘭回憶,2015年到2017年,的確存在(創業者入營帶著融資目的)這樣的情況,但這幾年已經幾乎沒有了。在青騰500多名校友里,騰訊投資的比例不足10%。

    楊國安強調:“在青騰的團隊考核里,沒有一個考核指標是跟營收、跟利潤相關。我最不希望外界給青騰貼上的標簽是‘騰訊的業務銷售員’,或者‘投資銷售員’。

    d82bdb74b1ea778fd6d410d638273ce1

    來源:被訪者

    成立7年,馬化騰也從來沒有給過青騰任何經濟數據上的考核壓力,只給了楊國安一個簡單期望:“不要搞砸。”

    事實上,青騰的學員名單里已有多家上市企業的管理者,少有人是帶有投資訴求而來。2021年,上市的安能物流創始人秦興華,便是沖著數字化報名參加了青騰未來產業學堂。

    2020年11月,在數字化探索大潮中,青騰出品了首部關于數字化企業家的紀錄式訪談節目《一問》,由楊國安對話百麗國際執行董事盛放、天虹股份董事長高書林以及貝殼找房CEO彭永東等。當時,秦興華正苦于滿世界找不到一個平臺能夠帶領安能進行數字化轉型,看到這檔節目后,他覺得這就是他心目中最理想的數字化之路,“干涸與雨露,合適得一塌糊涂”。

    秦興華不僅自己看《一問》,還布置作業讓安能的領導班子每個人必須看兩遍以上。得知青騰即將開辦新一期課程,他立馬通過凱雷投資輾轉找到了青騰前期學員美年大健康董事長俞熔,為自己寫了一封入學介紹信。

    學員們的案例也讓楊國安的理論進一步延伸。2021年12月,在歷時兩年深度調研20多家青騰校友企業及各行業數字化標桿后,楊國安正式推出新書《數智革新》,將為人熟知的“楊三角”進一步發展為“楊五環”。

    《數智革新》精選出不同類型企業的數智化轉型案例,并構建出中國企業數智化轉型“楊五環”路線圖,作為解剖和引領企業數字化轉型的藍圖。“數智革新楊五環”理論框架包括戰略驅動、業務重構、科技賦能、組織升級、變革領導力五大環節。

    馬化騰還專門為《數智革新》作序,序中提到:“數字化,不單在于技術,更關乎人,不單是一種工具,更是戰略本身。”

    絕對利他主義

    時間再次拉回到2018年9月,騰訊總辦務虛會在香港舉行。楊國安主持這場深度反思,屋里桌椅布置得緊湊,不多不少,15位總辦成員肩并肩坐下了。

    桌上有一朵小花,楊國安將這朵花隨機放在不同的人面前,收到小花的人就成了“CEO”,需要站在騰訊CEO的角度坦誠分析公司面臨什么真問題,應該如何解決。每個人也要講自己的困惑,其他參會者要幫助發言人分析,出主意。這就是被外界頻繁報道的騰訊“香港會診”。

    這種“會診”風格延續到了楊國安在青騰上課期間。“好老師”楊國安不會給出一個問題的具體答案,他從講臺上走下來,來回踱步,隨機提問同學,讓學員思考,而問題的答案從來沒有對錯之分。

    “我也去上過其他的課,有的信息量太大,只給你灌輸,沒有辦法參與互動。聽一次自尊心就受到極大的打擊,總感覺自己無知,沒信心。做個企業家怎么那么難呢?”秦興華評價說,“但青騰不一樣,不主動強加思想給你,又能打開邊界。”課后作業,秦興華主動寫了40多頁的PPT。

    有一次,原定于下午6點結束的課一拖再拖,遲遲未結束。學員們意猶未盡,有趕飛機的學員問,“能不能繼續講?可以改簽機票。”

    王蘭發現,小程序后臺大部分的反饋都說楊國安教授的課程時間太短了。鄒其芳覺得楊國安上課時讓他回想起當年在沃頓讀書的日子:“他能用啟發式的教學方式,能夠坐下來跟你聊很久,沃頓的教授也是這種風格。”

    唯品會CEO曾沈亞是楊國安中歐班上的學生。他說,十多年來楊國安以投入和收益不匹配的方式幫助他的學生們。學生成就有大有小,但任何學生找他,都是一樣的態度。如此長時間的堅持或許與楊國安第一次到內地確定的決心相關。

    1981年,中國剛剛改革開放不久,楊國安坐著綠皮火車第一次來到內地。雖然火車站擁擠破敗,但他發現內地有一種說不清楚的親切感。此行后,他下決心要參與中國現代化進程中。2004年,楊國安帶著妻子和兩個孩子舉家遷至上海。

    楊國安說:“不管是青騰,不管是‘楊三角企業家聯盟’,不管是以前我分管騰訊投資,我個人的初心都沒改,就是幫助中國企業成功。”

    王蘭記得楊國安在一次采訪時用了一個詞:絕對的利他主義。“這個詞特別明確和直接,它本身與我們團隊一直在做的事情很一致,跟大家價值觀很一致。但是,被教授這么明確地提出來還是第一次。”王蘭覺得這個詞就是最好的總結。

    2021年疫情期間,楊國安應鄒其芳邀請,到瑞爾華茂新開的診所體驗。診所里引進的新技術能實現現場拍照做出臨時牙冠。種植牙不需要等一周,實現了上午掃描下午取模。病人的病歷也能在全國100多家門店隨時流轉。一路上,楊國安一直在傾聽鄒其芳介紹的數字化技術細節,并在關鍵的地方發問。

    “現在我們數智化基本都是微觀層面的,跟他聊完以后我自己思考蠻多的,比如數智化對組織結構會產生什么樣的影響?你需要什么樣的組織結構來支撐下一步的發展?”鄒其芳說道。這是楊國安為人稱道的厲害之處,他總能在提問中,根據學員的不同反應將其迅速帶入“楊氏”思考體系和框架中。

    00ebebf616a31678cc8eaae9f33b3ec1

    來源:被訪者

    更難的KPI

    常有其他部門合作的同事會問青騰團隊:你們做這件事的KPI是什么?但青騰很難一口回答,因為青騰并沒有那么多數據量化。在其理解里,青騰所做的事情是與集團層面更長遠的目標契合的,長期有價值,短期卻看不到利益。

    不過,這并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沒有KPI或許是更難的KPI。

    沒有KPI的壓力會更大,因為你需要找更多很底層的東西,你得想清楚做這件事情相對比較長久的愿景,不能靠外部賦予給你,需要很強的信念和初心。”王蘭說道。

    在王蘭看來,這個初心就是助力學員成長,助力學員企業發展。在當下騰訊“數字技術,助力實體經濟”的大命題下,青騰的使命也變為“以數智化研究,助力實體經濟”。

    過去,青騰對是否對學員的成長有所幫助的評估有些“粗暴”——根據企業加入青騰前和畢業后的市值的增長來評定。增長好,說明挑了優秀企業,青騰對其也有幫助。但很快楊國安就意識到,這種評估方式有失偏頗:人家成功有很多因素,有時候跟你也不一定有關。

    這個具象的評價指標隨即被棄用,楊國安轉而給王蘭定了三個詞:口碑、影響力和質量。其中口碑又成為解題關鍵。王蘭認為:“所謂的答卷核心在于,學員們對青騰給予的不管是認知上的提升,還是在資源連接上的幫助,是否滿意?;貧w到兩個字,就是教授說的‘口碑’。”

    這對于青騰來說,口碑反饋及時且迅速。為了保證經歷層層篩選入學的學員們能真正有所收獲,青騰從課程設置、分享嘉賓、課后反饋等方方面面提供保障。

    2019年,楊國安將青騰提升到公司級別,在組織架構層面不再專屬服務于單個BG,青騰成立校務委員會,由騰訊VP級別以上高管組成,他們分別來自騰訊各條業務線,涵蓋騰訊絕大部分戰略板塊。而在很長一段時間,校委要跟學員們一起上課,參與課程討論。同時在一些課程中,騰訊的高管需要親自下場分享。

    “課程分享嘉賓都是業務最核心的決策者和執行者。”楊國安表示,“為什么很多企業家來參加青騰?其實他想學到的是騰訊的經驗:一個叫product,騰訊怎么打磨產品。第二堂是比較特殊的是people,組織管理。”

    如今,青騰已經擁有商業、科技和文創三大學院,分別與北大光華管理學院、清華大學經管學院和長江商學院聯合開設。

    “青騰如果真的能夠去超越創業者的認知,而不是被動地去響應他們的需求,全公司里面最合適的人就是楊教授。”王蘭再次提到了楊國安這位關鍵先生,“他真正見證了一個高速增長的互聯網企業這么多年,穿越不同的周期和蛻變。”


    新聞熱線&投稿郵箱:tougao@iceo.com.cn

    值班編輯:姚赟  審校:張格格  制作:崔允琰


    1e78c8ad0b9d6f9e62d2eeb83bff2385

    對標研學產業龍頭企業

    頂級企業家、投資人、院士學者共學共建

    融入龍頭企業產業生態與中國企業家社群生態

    專精特新/高新技術/領軍制造企業家

    點擊下圖即可報名

    WechatIMG7

     
    免费无码成人网站,男人放进女人pp的动态,羞羞午夜爽爽爽爱爱爱爱人人人
  • <noscript id="aacaa"><center id="aacaa"></center></noscript>
  • <table id="aacaa"><center id="aacaa"></center></table>